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博听中文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668章 西北雄城,狂生纵酒(二合一)

第668章 西北雄城,狂生纵酒(二合一)

秋日的风景极美。

官道两侧,大片大片的金黄往极远的地方铺展开来,然后在尽头和苍天接轨,风吹过来的时候,恣意生长了足足一年,高得及得上寻常人腰的草枝先是朝着下面伏低,然后又摇晃着挺直,连绵不绝,仿佛浪潮。

二十几辆马车穿行于阔野之中,像是一道劈开了金黄和湛蓝的剑。

吱呀声音不绝,可知车上货物之重,车队的规模已经颇为可观,后面还有高大骁勇的汉子挥舞手中的长鞭,驱赶着三十多匹各色马匹,马蹄落处,更是扬尘滚滚。

这些汉子口中呼哨,每每腾身而起,总能在奔腾的马群当中,准确落在另一匹马的马背上,而不至于摔跌在地,展露了一手极为娴熟的马上功夫,若在塞北西域,少不得一声喝彩。

在这队伍的最前头,是一匹浑身黑色的骏马,走得不算慢,看去却甚是轻松,马上坐着一名高大得有些夸张的彪形大汉,一圈络腮胡,腰侧挎着一柄宽厚的横刀。

也不握缰,双手把着一张牛皮质地的地图,上面用炭笔写写画画,却是一个极为粗陋的地图,正凝眉去看。

身后的马车上全部都装载了满满的货物,不少人就干脆坐在马车前面,靠在车篷上,骑马而行的人也不少,而几乎人人都佩戴着兵器,面有风尘之色。

在有些游离于车队之外的地方,慢悠悠跟着一匹红马,这马倒是颇为高大,却有些过分瘦了,肩骨略有突出。马背上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神色似乎有些冷淡。

王安风看了看不见边际的远处,即便是以他的目力,在这个距离上,也很难看得到什么东西。

距离离开梁州城,已经过去了足足半月有余的时间,因为专心于赶路,纵然只是驽马拉车,商队的速度也慢不到那里去,前几日已经离开了剑南道,此刻算算距离,已经进入了大秦的西北一带。

一入西北,气温骤降,才出梁州城时候,这些商户们心中略有兴奋,于苦行也没有什么准备,此刻却已经没有了刚刚开始时候的闲情逸致,面上皆时而浮现苦色。

很多时候,并非是心里头做好了准备,就能够无视接下来的苦楚,知道归知道,可累还是一样的累,更大可能是会更累。

这段平原还算是比较好走的路况,若是先前崎岖难行的道路,坐在马车上,都要将整个人给颠碎掉,有武功的还算撑得住,那些个半点拳脚不会的商户,却是一个个都苦不堪言。

为首周巢看了看周围环境,勒马停下,高声道:

“诸位先且停下,稍作休整,替换马匹节省脚力,一刻之后出发,加把劲儿,咱们今日就能到下一座城,不用露宿外野。”

“到时候,可以尝尝大秦西北的牛羊肉,和江南道的可不一样,全无异味儿。”

王安风几乎可以听得到整个队伍里一声整齐划一的庆幸叹息,马车车队晃晃悠悠停下来,雇佣来的护卫从车里取出上等的马草喂给自己的坐骑,好让这已经承受许多疲累的马儿能稍微恢复些精力。

然后将拉车的马匹和后面的马替换一次,最大程度地保证速度,节省脚力,拉着这么重的货物走了大半日的光景,这些驽马早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停下来后喘息声音有些重,马嘴边缘已经有了白沫。

要是不换马就这样继续强撑着往前走,不说能不能在闭城之前赶到,这些驽马甚至于可能在路上倒毙或者力竭受伤,到时候的问题可要大许多。

王安风翻身下马,那匹赤色瘦马打了个响鼻,悠哉游哉跑到了一侧的原野上啃食草叶,此刻秋意渐浓,这些草都有些干枯,远远不如新鲜马草来得多汁。

寻常马吃下肚去反倒会有些害了病,那匹孽畜却仿佛毫不在意,左啃一口,右啃一口,吃得欢快。

王安风正好奇这平素嘴巴刁钻的瘦马怎么转了性子,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小心,然后有个东西直直朝着他飞过来,王安风抬手将东西接住,却是一袋处理过的马草,抬眸看去。

看到在马车那边儿走过来一个圆脸的汉子,笑呵呵道:

“给你的坐骑垫垫肚子吧。”

“这几天下来,就是咱们都累得厉害,何况是这些坐骑?若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处理的小事情了。”

“当年我第一次走这一条路,就是这样,又没有准备备用的坐骑,结果马腿崴了,费了好大功夫才挨到了下一座城。”

王安风看了看手中有些湿润的马草,维持着‘刀狂’的性格,点了点头,只是冷淡道:

“多谢。”

对方也不以为意,笑着闲谈两声,见他并没有什么谈性,便即打了个招呼,转身回去了自己的货物旁边。

几辆马车围在一起,车厢和马匹的身子挡住平原上一日大过一日的风,几个商户围成了一个圈儿,手上握着个酒壶,还有一大块肉,一把匕首,分匀着吃喝些东西,缓缓劲儿。

其中一名身材有些消瘦,双颊下陷的汉子看到对面圆脸商人走回来,招呼了两声,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后者似乎和他们相熟,也不客气,当下接过来,用匕首重重割下来一大块肉,送入口中大嚼起来。

那消瘦汉子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道:

“你也是半点都不客气。”

圆脸商户灌了口酒,大笑道:“咱们二三十年的交情,我要是和你客气了,那不是看不起你吗?”

消瘦汉子笑了笑,显然并不在意,旁边一人紧了紧身上衣服,看向那圆脸商户,好奇道:

“老孙,你刚刚去哪儿了?我瞧着你怎么是从后面过来的?难不成你这个年纪了,还要亲自来换马么?”

孙任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哪里能成,年纪大了就得要服老啊,我这腰前几年伤过一次后,就是连马也骑不得了,怎么会自讨苦吃?刚刚只是去给了那药师一份马草。”

“要不然,我怕他的那匹马撑不住了。”

声音顿了顿,他忍不住摇头叹道:

“那匹马实在是太瘦了,也没有甚么精神头。”

先前的消瘦汉子眉头皱了皱,然后摇了摇头,似有不屑道:

“是那个人?嘿,我说你也太好心了点,那人自称是药师,一看就是个打算去西域搏一个富贵的破落户,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你看他穷酸得只有那一匹马,也没有什么货物,想来是浑身家当换成的坐骑,可就算是这样,每一次到城里,还要自己另开一间客房,装得倒是阔绰。”

“像是这样穷得叮当响,还要装阔绰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去了域外也就是空手回来,银子在他们手里根本就留不住。”

旁边一人吃了口肉,附和道:

“那可不是。”

“你们知道我当年年轻的时候,那可也是骑过马,挥过刀的,那小子看着倒是人高马大的,可是连驾驭那么一匹坐骑都会出漏子,又没有本事,又没有本钱,出去可不就是白白走一遭么?”

“而且这家伙胆子还够小的,前两日遇到劫道的绿林,他不就躲在一旁,都不拔刀。”

“我看啊,他放在马背上的那把黑刀肯定是假货,搞不好只是木头漆成黑色,里头还得是空的,否则那匹马肯定扛不住,指不定就啪的一声软倒在地了。”

众人哈哈大笑。

消瘦汉子笑道:“那可不,他若是有挥起那么大一把黑刀的力气和手劲儿,就算没有咱们这样的好马,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只有这样一匹瘦马在,总之老孙你这袋子马草算是白费掉咯。”

孙任擦了擦胡子上的酒液,不以为意笑道:

“这也无妨。”

“年轻人,能够多出去走走,见见世面,总也是好事情。”

后开口那人奇道:“老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个样子了?当年你可是严厉得很,把不少人都给吓跑了的。”

消瘦汉子笑道:“这个可是得要细细说说,老孙遇到了好事情,自然心情好,心情好了,再怎么样的人也会变得好说话了……”

旁人好奇,连连追问,那消瘦汉子正要开口,便听得了前面一声呼哨,再看的时候,仿佛铁塔一般的周巢已经翻身上了马,立在前方,原来是那休息的一刻时间已经过了。

消瘦汉子将最后一块肉扔在嘴里面,笑道:

“走罢,今日到了城中,再好好和你们分说……”

马嘶声音不绝于耳,方才停下了一刻左右的车队再度开拨,王安风将那马草喂给瘦马,然后依旧慢悠悠跟在了车队的后面,这匹瘦马看去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就像是刚刚出发时候一样。

周巢果然称得上一句经验丰富,对于城与城之间的距离,以及众人行进的速度,都极有把握,在天色黑到难以行走之前,终于是到了一处城池,赶在大城门关上之前,入了城中。

周巢有相熟的客栈,早早就已经派出手下快马赶来打点好了,客栈中派出了小二在城门口等着,见到众人之后,忙在前头引路。

王安风牵马而行,依旧沉默,左右看着周围的建筑,在心中和酒自在前辈给他的那一份资料一一对应,确认了这座城在情报中只是寻常,不值得特别在意,旋即分心去看这城中风光。

果然是和中原,江南一代不同,建筑风格,城池布局,粗旷地仿佛裹挟着粗糙砂硕的北风,却又别有雄壮,一处县城之中,竟也给人雄城之感。

而在他打量城中布局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一处客栈当中,在门口已经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等在那里,远远看到了周巢,口中便发出一连串豪迈的笑声,双臂展开,迎上前去。

两人亲热地熊抱了一下,客栈中的小二伙计帮着将带来的马车,坐骑,全部在空出的后院里停好,众人站在地上,活动筋骨,都是一阵的龇牙咧嘴,却是今日舟车劳顿,实在是筋骨都僵硬乏了。

入内之后,商队众人依旧将客房定在了一起,这一次干脆就没有为王安风定,后者自己上前,给自己重开了一间客房,然后又问厨子要了些鸡蛋黄豆。

蛋清蛋黄,还有煮好的黄豆在桶中搅拌好,更撒了一把盐巴,然后才提着给那瘦马送过去。

喂食这件事情实在是不能够迟了,否则他担心那匹孽畜饿得起火,把其他马给踢坏了。三师父说这匹马是在极地搏杀白熊练出来的体能,之后将寻常猛兽收拾了个遍,区区寻常马匹,还真不够它几蹄子的。

他维持刀狂的性子,旁人也懒得招呼他,王安风也自乐得清静,将这战马配置的草粮给那瘦马送过去,看着它吃尽了,方才转身回去。

秋夜温度颇有几分冷意,而西北一带,白天温度还行,一到晚上就冷得厉害,掌柜的见没有人来,用厚厚的棉布垂在门内,堵住了缝隙中灌进来的寒风。

王安风喂完马正要往里面走的时候,才拉开门,布帘就被撞开,里面走出一人,脚步匆匆,几乎直接撞在了王安风的身上。

王安风侧身一步避让开来,接着一瞬的光,看清楚了来者是个二十余岁的青年,算是剑眉朗目,只是脸上有一道刀疤,破坏了整体的协调,也增加了几分戾气。

后者头颅微垂,视线仿佛一直在盯着地面,也不曾跟王安风道歉,便如背后有恶狼追着一般,脚步匆匆离去。

王安风皱了皱眉,收回视线,走入客栈当中,将木桶交还给了后厨,本来打算直接上楼去房间里面,已经走到了楼梯口旁边,突然听到了旁边一个高大青年重重拍了下桌子,颇有几分眉飞色舞之色,高声道:

“所以说,姜夫子入了朝堂,我等便可略有期望了!”

姜夫子?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王安风的脚步下意识微微一顿。

旁边桌子坐着三人。

开口的那人头戴文巾,从装束看,应当是个书生,但是西北一带,就算是书生,也带着骨子里的豪迈气魄,身材高大,似乎说到了兴头上,大声道:

“而今天下,举荐之位全然落于三公世家手中,若要得官位,便得要银钱,入学太学之后,更要处处忍让,唯唯诺诺,我等读书习剑,为的是家国天下,求的是朗朗乾坤,如何能低头给那些世家做奴婢?!”

“跪惯了的软骨头,见到了真正的对手,见着了更大的难关,除去慌乱下跪求饶,还能有什么用么?要如何保家卫国?如何为民挣命?!”

“而今官员举荐世家,世家子入学之后复又为官员,官员为世家,世家为官员,一代一代,仿佛轮转,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时日渐久,此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耶?为世家之天下耶?”

“天下人苦世家之弊久矣!”

“某是以不愿游学入仕,说来说去,就是骨头硬,跪不下去,欲要一扫乾坤,又无这种手段,只能扼腕叹息。”

“而今姜夫子入主太学,任太学士,以先生之高洁,定然会革除世家举荐之弊,还天下人一个浩浩乾坤,某耕读数年,而今听闻此事,才又有了入仕之心。”

言罢又是连连饮酒,姿态豪迈不羁,双眼越饮越亮,浑无半点醉意,注意到了旁边停下来的王安风,也没有寻常书生拘泥之气,笑道:

“这位壮士似乎也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吗?”

王安风维持神色冷淡,道:

“所谓姜夫子,可是姜守一先生?”

那高大书生笑道:“然也。”

“壮士也曾经听闻过先生之名吗?可曾相信先生入住太学,天下风气便当就此一扫污浊否?!”

王安风沉默了下,想到那笑意温和醇厚的中年书生,想到了那琴音茶香,心中不自觉柔和,道:

“若是旁人,不信。”

“若是姜夫子,我是信的……”

“哈!壮士果然好见地!”

那书生大喜,便要拉着王安风来共饮,方才起身端酒盛满一碗,转过身来,只见到了背影,却是已经上楼,便即唉呀叹息一声,呢喃两句,看了看手中酒碗,笑了下,一仰脖将西北烈酒灌入喉中,结清账面,携友高歌而去。

PS:今日更新奉上…………

四千八百字这样~拆分开每章两千四,有些少……之后想办法补上

喜欢我的师父很多请大家收藏:(www.botingzw.com)我的师父很多博听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博听中文

猜你喜欢: 黎明之剑美漫之道门修士末世之渊装甲咆哮诸界末日在线诸天尽头我在杀戮中诞生我的小人国修行在万界星空幻想世界大穿越美漫之黑手遮天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位面复制大师万界最强共享系统带着洪荒开发大宇宙漫步在武侠世界环城术士诸天旅人末日崛起我的师父很多无限猎场我可以变成丧尸电影世界逍遥行美漫世界的武者我的一天有48小时全球神武时代
完本推荐: 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从小李飞刀开始全文阅读365棋牌游戏服务电话_棋牌365游戏_365棋牌游戏坑人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我的不死外挂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365棋牌游戏服务电话_棋牌365游戏_365棋牌游戏坑人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求道武侠世界全文阅读大唐隐王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游戏之狩魔猎人我家后门通洪荒装甲咆哮狼与兄弟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水浒任侠欧皇崛起动力之王没有谁,我惹不起如来必须败穿越之厨神影后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永恒国度万世为王格兰自然科学院伏天氏武破九霄红色莫斯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我的体内有龙骨超越狂暴升级清妾仙师无敌带着火影365棋牌游戏服务电话_棋牌365游戏_365棋牌游戏坑人日本东京逆天神医满级导演炮灰女的另类修仙生活系游戏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手机版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博听中文移动版 - 博听中文手机站